《等风热吻你》

返回书页

紧急情况:shuhaige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shuhaige.net

三十七吻

作者:

唧唧的猫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高四生 婚情漫漫,周律师他见不得光 闪婚老公:轻点宠 七十年代学霸 穿书后我只想当花瓶[娱乐圈] 草莓印 替身女配专治各种不服 明知故犯 暖风不及你情深 神敌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等风热吻你 书海阁小说网(www.shuhaige.net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晚上的凉风吹散了一些身上的酒气, 许星纯的侧脸埋在阴影里, 手垂下来, 搭在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付雪梨用指甲扣着许星纯外套的纹路, 垂下头, 耳根有些红,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。”许星纯眼睛半阖, “你问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局里为了摸清那伙贩毒集团内部重重叠叠的复杂关系,梳理清楚案子头绪,这几天上上下下都忙得不可开交。他交接完工作就回了临市, 几天之内总共睡了不到五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哦...”付雪梨很小声嘟囔一句,有点无辜,“我都忘记了, 最近记性不太好, 那你还有事么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这才肯抬头,盯着他的脸, 哈出一口薄雾, “你怎么比我都忙?身体吃得消吗?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 许星纯手指托起付雪梨的下巴, 眼底有遮挡不住的侵略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能吻她, 所以很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付雪梨心里一荡, 顺从地仰着下巴,刚刚闭上眼,手机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对面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, 宋一帆明显喝高了, 大着舌头不知道在笑什么,“人跑哪去了付雪梨,我等会我们去李哥家里开party,你来不来啊?”

    “我...”付雪梨脑袋一歪,看了眼近在咫尺的许星纯,沉吟两秒便拒绝道,“我不去啊。”

    宋一帆这个夜夜笙歌的傻逼,就会煞风景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放我们鸽子啊,你不去要去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。”她说话有些不自然,退开一点——被许星纯隐隐的呼吸声干扰到了。

    宋一帆奇怪道,“你和谁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付雪梨脑子里一团浆糊,“得了,不说了,我回家修身养性,你们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等宋一帆反应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后颈被人扶住住,几乎是下一秒,许星纯的唇就顺势贴了过来,温柔地撬开她的牙齿。

    她被亲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想。

    许星纯是有什么饥渴症吗...

    -

    下小雪的夜晚,树枝上还压着积雪,地上也是,踩上去有咯吱咯吱的响。

    他们绕了路,下雪天冷,加上付雪梨怕被人认出来,又是口罩帽子围巾全套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酒店门口这个时间段人来人往,有不少老同学,大多刚吃完饭才散,各个春风得意,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她手插口袋,不紧不慢,跟在许星纯身后一点点,两人保持着一点距离。视线到处乱晃打量临市的夜景,不经意和一个人对上视线。

    “许星纯。”马萱蕊站在不远处,调开目光,视线转移,平淡地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付雪梨跟着脚步一停,许星纯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一路过来,马萱蕊不是第一个认出来许星纯向他打招呼的。顶多加了一个同事的身份。

    两人经过马萱蕊旁边时,她故作随意地问道,“对了,你的衣服还在我这里,什么时候来拿,我已经帮你洗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柔和,不大不小,刚好落入付雪梨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许星纯似乎想了想,反应甚微。

    “扔了吧。”

    擦肩而过时,这是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送她回家路上,许星纯开了车。在红绿灯那堵着的时候,付雪梨状若不经意地问,“你和马萱蕊怎么回事啊,你们当同事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她支着下巴,无所事事地盯着前方,语气随便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没关心。

    付雪梨偏头,若有似无道,“之前班级吃饭的时候,我看到你和她在聊天,你们在聊什么?”

    许星纯随口道,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本来有很多想说的话,付雪梨抿起嘴,顿时没了心情,整理了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心底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炸了开来。

    她问不出来马萱蕊口里那件衣服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只要涉及到和许星纯这几年有关的事,她都会下意识回避。心虚和懦弱的心态都有。在此之前,付雪梨曾经思考过很久,要不要和他开诚布公谈谈,但是后来想想算了,她有点害怕面对,对于他的过去,总是有些无力感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是对不起许星纯的,所以很多事总是愧疚又心虚,无法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但是有些事情,就算想把它当作没发生过,依旧像扎在心底的一根刺,有点酸酸的又有点痛。

    到了熟悉的别墅住宅区,车子缓慢停在铁门口。

    “那我回去了...”付雪梨看了一眼许星纯沉默的侧脸。她说话很慢,强打起精神,“明天就大年三十了,你到哪过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总感觉有些缓和的气氛,又别扭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临市。”许星纯顿了顿回答。

    想到他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,她嗯了一声,目光放回了前方,抬手解开安全带,准备要走,“好吧,那...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身形一动,手腕突然被人拉住。

    “过五分钟再走。”许星纯说。

    于是这几分钟里,两人就这么坐在车里,各自沉默,谁也没讲话。付雪梨懒懒地靠在椅背上,发了一会呆,直到远处的大吊钟响起有节奏频率的鸣声。

    等钟声敲完,她开门下车,不说话也不吭声,车门撞上以后,自己独自默默地往前疾步走。

    晚上的雪下得不消停,空气要清新一点,但是蔽晦的天色总让人心情不太好。

    付雪梨突然发觉,她和许星纯之间的问题太多了,关系也太脆弱。明明是微微一件小事,就能僵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真是愁云惨淡...

    走出百米的距离,付雪梨脚步渐渐慢了下来,心里沉甸甸地。忍又忍不住,悄悄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——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许星纯这人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,无欲又无趣的,一点也摸不清女人闹脾气的小把戏?

    付雪梨有点上不来气。

    高中的时候,许星纯学校内外,判若两人。只要和她单独待在一起,就绝对寸步不离,和平时别人眼里的班长作风完全不同。这就导致了付雪梨很大一部分娱乐时间都被占用,于是她严重不满,大多数情况下对许星纯发点小脾气,他也完全好脾气到无原则。

    后来高中毕业,许星纯控制欲变本加厉。为此付雪梨和他差点闹到分手,至此以后,许星纯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,他学会不再处处限制她的离开。

    有时候吵架,她负气离去,他也不声不响。直到有一次付雪梨回头,才发现他一直都形单影只地,默不作声跟在她后面。

    很孤单,又没什么办法的样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,胸口突然痛了一下。无形的负罪感又出现,碾压过心脏。

    其实...刚刚又是自己在喜怒无常,耍小脾气。明明知道许星纯这人不善言辞,人又闷,不会哄人,她干嘛和他置气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走了,他肯定一个人难受死了也不会开口说。

    越想付雪梨心底越不安,步子彻底迈不开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那辆白色奥迪果然没走,停在原地熄了火。周围都黑漆漆地,付雪梨走过去,脚步声很轻。

    车停在一边,许星纯独自坐在不远处的木椅上。光线忽明忽暗,他叼了根烟,没有点着,只是松松地咬在嘴唇之间。

    这么冻的夜晚,坐在那儿,仿佛也不知倒冷。

    她如果不返回来,他是不是又要一个人坐到天亮才离开?

    “——许星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许星纯滞住的思绪一缓,他抬头看向声源。

    付雪梨不知何时已经返回来,人走到光下,神情萎靡,“你怎么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是?”

    她刚刚又任性地抛下他一个人走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咬着烟,他看着她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付雪梨撅起嘴,摘掉许星纯嘴里的烟,用两根手指推平他的眉心,“别皱着了。”

    许星纯抬手,握住她细瘦的指尖,嗓子有点沙,“为什么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我?”这个问题太突然,弄得付雪梨一怔,才反应过来许星纯在问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一站一坐,杵在寒风瑟瑟的冬夜里。付雪梨吸吸鼻子,老老实实说,“在气你和马萱蕊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他开口,“我们不熟。”

    于是付雪梨立刻追问,“那你的衣服为什么在她那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前去执行任务,抓人的时候要扮演一对兄妹,她穿我的衣服。”他的解释很简单,也能让人立刻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付雪梨仍旧耿耿于怀,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讲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昏沉夜色里,他的脸庞依然英俊,许星纯声调未变,轻描淡写,“不重要的东西,我很少记。”

    他短短几句话,就让付雪梨心情立刻放晴。

    情绪起伏成这样,她自己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这是对许星纯迷恋有多深,才能被.操控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太凶猛,也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其实贪恋不止他会有,她也有。

    只是开窍晚了点。

    心情舒畅后,付雪梨声音都是软的,手按在许星纯肩膀上,心疼道:“那你以后你不想我走,就直接点说要我留下啊。不要一个人傻兮兮地等,累不累?”

    想起自己也很不成熟的行为,付雪梨犹豫一会,破天荒向他道歉了,“好吧,其实我也有问题,对不起,我不懂事,我知道错了。刚刚我知道你肯定会难受,还是下车走了,以后我慢慢补偿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和许星纯比起来,付雪梨的心计和花招太多了。普通人都会被这种甜言蜜语哄得根本不会有什么招架能力,何况是他。

    她蹲在他面前的地上,曲折着腿,像一只乖巧的宠物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许星纯倾身,把她拉起来。付雪梨懵懵懂懂刚抬头,就一下撞进他怀里,痛的嘶地抽气。

    许星纯也知道自己力度太很了些,只是现在有点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用了成熟男人全部的自制力,还是有点熬不住,低首在她侧脸嗅了嗅,温热的呼吸拂过,“你什么时候回去。”

    付雪梨环拥着他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半天了才红唇微张,闷闷道,“我可以不回去啊。”

    说不回去,就不回去。

    又不是未成年了。

    付雪梨打电话回家,说要去和李杰毅他们那儿玩,估计要过夜。

    挂电话后,她内心感情泛滥,牵起许星纯的手,“走,姐姐带你开房去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在临市的街头溜达到午夜才去酒店。她很怕冷,等开了暖气,酒店房间里稍微热了一点。付雪梨才把外套脱了,身上只有一件毛衣。

    她今天到处跑,身上留了不少汗,黏腻有些难受。和许星纯打招呼,先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。

    朦胧的热气散开,她闭着眼,任水流冲刷过脸。

    洗完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脸,拿着小毛巾,回忆起今晚发生的一切,心不在焉地擦拭头发。

    推开浴室门出去,许星纯就靠着墙站着,在亮着微光的廊道,两人目光猝不及防对上。

    她眼神定不下来,努努嘴,讷讷地道,“你可以去洗了...”

    站在这里干嘛...

    走到床边上坐下来,付雪梨继续擦拭头发,眼角余光却看到许星纯在脱外套,一件一件,扔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他怎么不去里面脱衣服?

    付雪梨心里想,非礼勿视,不行,不能看。

    得忍着。

    忍了一会,秉持着,不看白不看的念头,付雪梨眼睛半眯,侧过头去。

    ——他早已经衣衫半敞。

    许星纯似乎没察觉她的目光,双手交叉,举过头顶,衬衫下摆被从下往上脱下来。

    由于工作性质,他一直保持着相当程度的锻炼,身材很好。

    腹肌坚实,线条起伏,肋骨隐没在低腰裤上。弧度漂亮,具有弹性紧致的肌肤,性感又禁欲。

    付雪梨目光往下调,不闪不避。

    色字头上一把刀,他可真招人。

    听着哗啦啦声的时候,她孤枕难眠,窝在被子里,头晕脑胀,心重重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直到感觉房间的灯都熄灭,窸窸窣窣的响声之后,许星纯光着膀子,带着一身的水汽,在黑暗里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眼前漆黑,她屏息等了半分钟。

    他毫无动静,低头不语,像个雕塑一样。房间里只剩下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付雪梨听到自己一本正经地问,“许星纯,你要和我盖着棉被纯聊天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付雪梨挣扎了一下,心想他是根木头么,什么也不懂。刚准备开口,被子就被人掀开,被人一个猛力压倒。

    自食恶果这个词,到半个小时之后,付雪梨大概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,付雪梨基本就没怎么安稳过。睡到半夜,又被人捞过去,扯开衣服。到最后,她被拧住手腕压在枕头上,浑身力气都像抽空一般,精力即将到极限。

    许星纯不发一言,沉默隐忍着,发出沉闷的喘息。光滑的丝绸被套上,控住身下人的腰,指尖探进唇里,唾液又湿又滑,勾起舌尖打转。

    不够。

    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刺激也满足不了贪婪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付雪梨醒来揉揉眼睛,第一个念头就是操许星纯全家,昨晚真是疯了,许星纯完全不知道休息,无论她怎么哀求,什么也不回应,就像吃了西那地非的原始动物一样和她交合,回味起来简直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身边空无一人,被子一角被掀起,没什么温度。她完全没力气了,躺在床上缓了很久。

    过一夜的折腾,身体到处都是不可言说的酸痛感。刚想翻个身,就痛苦地咬住嘴唇,抑制住呻.吟。

    他欲望怎么这么强...

    吃力地探出洁白赤.裸的手臂,拿起桌子的闹钟看时间。放回去的时候,控制不住一抖,闹钟掉在地毯上。一路滚,停在某个人的脚边。

    付雪梨满脑子都是糊涂的,盯着害她现在瘫痪在床,动弹不得的始作俑者看。

    许星纯穿着一条黑色长裤,没穿上衣,裸露着上半身。从阳台进来。

    真是搞不懂寒冬天气,又跑去吹冷风干嘛。和他四目相对,付雪梨眼睛别开,有些逃避地背过身。手又被人攥住了,许星纯俯下身,一股凉意扑入她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的时间,许星纯在外面抽了几根烟,高楼林立,她就在离他几米远处的地方沉睡,所以时间过得并不漫长和难熬。

    付雪梨一把推开他,缩进被子里,翻个身就不理人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目光在空中交汇,室内静默一会儿,响起她大声的控诉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!你昨天...昨天晚上....完全不管我...”说到一半,不知道因为羞耻还是什么,就继续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?”许星纯气息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羞完了,想着想着又有点气,付雪梨怕他再亲自己,赶紧用手臂隔开,掩住嘴,瓮声瓮气地道,“你能不能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单手撑在她的耳侧,许星纯目光微微下垂,把手上的打火机和香烟放在一边,然后凑上去,掰住她的脸颊,顶开牙齿,半强迫式地和她接吻。

    用行动告诉她。

    ——不能。

    付雪梨手忙脚乱想把许星纯推开,却发现自己压根挣脱不开。心跳的很快很快,屏住一两秒呼吸,又有些恼,“你现在对我一点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”他动作自然,温柔地亲亲她发红的眼角,漫不经心地不反驳。

    他的发质很软,蹭着她的脸颊,痒丝丝地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许星纯才从付雪梨身上下来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三点,付城麟终于发现自己的便宜妹妹又消失了。一个电话打过去,半天才接起来。

    付雪梨躺在床头,浑身懒洋洋没劲使,连话都懒得说,听付城麟叨逼。

    银质勺子轻轻碰碰她的嘴,许星纯说,“张口。”

    她顺从微微张嘴,嚼了嚼口里的食物,然后咕噜一声咽下。

    付城麟察觉到动静,问了句,“你和谁在一起?”

    付雪梨脸上露出难耐的表情,也不说话,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电视机上。

    那边信号突然变差,声音忽大忽小,模模糊糊地,“对了,你记得今晚回来吃饭,别总在外面野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答应完,那头就电话挂了。许星纯用食指擦掉她嘴边的菜汁,不受打扰,继续喂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人了还要被喂,付雪梨心安理得,许星纯还不厌其烦,两个人简直都有些魔怔了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相处模式太怪异,具体要说,也说不太上来。付雪梨从醒来之后,就没有自己下床走过路。

    上厕所、刷牙、洗脸、吃饭、喝水,全都是许星纯抱着行动。脚就没挨过地。

    开始付雪梨还乐得指使他,后来不论她想干什么,他都这样。

    亲密感太重,就要牺牲一定的自由为代价,她的确有点吃不消。

    感觉像是被他关在家里,饲养的宠物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提出晚上得回家吃饭后,许星纯没说什么话,也没有表示。付雪梨懒洋洋地,精神气不足去浴室洗澡,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和唐心说许星纯的事情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正走神,就被人从身后搂住。

    花洒打开,从头顶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许星纯的湿发被捋到脑后,五官轮廓极其秀气清俊,冷白的皮肤,锁骨清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进来了。”她无奈。探头探脑,转过身问完话,又被迫吞他的口水。

    闭塞的空间里,心跳声震着耳骨,充斥着水声。

    她身体里的人间天堂太美妙。

    进去了就走不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尝够□□的滋味。

    杀死他也足够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付雪梨迷迷糊糊,双眼迷离,几乎要忘记了刚刚自己想说的话,气喘吁吁,语无伦次道,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她性格本来泼辣,可这时候说话连条理都分不清。

    “是怎么样。”他还在逼问,眼睛里有血丝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反正...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个不笑不闹,也不喜欢说话的人。对不起他清心寡欲的一张脸,随时随地就想□□。

    赤.裸裸的欲望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样。”许星纯声音很沉,“付雪梨,你看清我。”

    很久以前,他爱她,所以费尽心思骗她,逼自己当一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只是骗久了,对他也是一种负累。

    她不喜拘束,他就尽力地,在能忍受的范围内,让她自由。

    许多年来,许星纯只是在演付雪梨心中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有时候也会想。

    在一个下雨天。

    把她的腿打断。

    碾碎骨头。

    关进阴暗狭小的笼子里。

    然后一寸一寸满足她的欲望。

    直到离不开他为止。

等风热吻你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shuhaige.net/shu_1261.html

等风热吻你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shuhaige.net/1261/

等风热吻你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shuhaige.net/txt_1261.html

等风热吻你手机阅读:https://m.shuhaige.net/1261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三十七吻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等风热吻你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shuhaige.net)

上一章:三十六吻 等风热吻你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:三十八吻